趋势交易 VS 价值投资,当一个人说「股价太高」时在说什么?

  • CxEric · 2021年4月8日
  • 7199
  • 48

《怪诞行为学》这本书讲过一个有趣的实验。

让人们先回忆自己的出生日期,再给一瓶红酒估价。结果,那些出生日期数字比较大的人,给红酒的估价也比较高。一个人的生日跟红酒价格当然毫无关联,但由于他在定价时,锚定了之前的数字,就倾向于给个高价。

在市场里,无论我们预测一只股票还能继续涨,还是感慨它太贵了,其实都是锚定了某样事物在进行判断。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个宝贵的视角,从锚定物的不同,来看价值投资趋势投资的主要差异,以及趋势交易究竟难在哪儿。

祝开卷有知。

有知有行 雨白

在股票投资中,每个人都有其自觉或不自觉锚定的东西,或是锚定价值,或是锚定价格,或是锚定情绪,或是锚定一个预测。人类的思维特征决定了,人必须锚定一个什么东西才能够做出相对判断。

因此,当一个人说「这个股票价格太高了」时他在说什么?

他的真实表达是这个股票:

1、相对于内在价值而言,价格过高;
2、相对于历史价格而言,价格过高;
3、基于市场情绪来说,情绪过热;
4、基于一个预测来说,股价要跌。

投资者锚定什么东西来展开逻辑,很大程度反映了他是怎么样的投资者。从这个角度,我们可以谈一下趋势交易与价值投资的区别,以及趋势交易面临的一些挑战。

01

趋势交易者的最大问题在于没有可稳定锚定的对象。

交易者们可以锚定什么东西呢?只能锚定群体情绪,或者自己预测一个群体情绪。

在趋势交易者眼中,一些估值指标如 PEPB,一些新闻如宏观、政策,一些股价运动如板块轮动、题材股,都不是用来分析公司价值的,而是用来预测股价运动的,也可以理解为,是用来预测群体情绪的。

趋势交易者主要通过分析、预判群体情绪赚钱。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可供稳定锚定的对象,因为群体情绪、预测的群体情绪,都是易变的,难以捉摸的,甚至分析者自己就是群体情绪的构成分子。

同时,当趋势交易者犯错的时候,是没有价值可以提供安全边际以缓冲错误的——很大程度上,所谓的安全边际,其实就是错误边际,即可以容许你犯错的冗余空间。

趋势交易者的错误只有一种错:预测的错。预测错情绪,预测错他人的行动。

另一方面来看价值投资

在随机性充斥的股市里,价值是唯一可能被稳定锚定的东西。人类如果没有一个可供锚定的东西,就无法做出相对判断:是贵是便宜?是划算是不划算?是胜算大还是胜算小?

价值投资的优秀之处就在于,它在随机性世界里、阴谋诡谲的市场中,找到了可以使用科学方法研究、探讨、证伪的客体。

举例而言:

如果你认为一家奶茶店价值 100 万元,那现在有人愿意 200 万元买你的,就已经很有价值了,这是有了价值的锚定,这是价值投资的思维;

如果你不知道奶茶店价值多少,现在有人 200 万元卖给你,你根本不知道贵不贵。但是,你预测奶茶店接下来会很热,因此你 200 万元买入,然后预期别人 300 万元接盘,这是趋势交易,这是在预测群体行动。

价值投资的思维是:这东西现在就有价值——不在意别人什么看法;

趋势交易的思维是:这东西的价格接下来会涨——猜别人的看法。

02

举一个例子来看趋势交易的常见问题。

一个父亲身高一米七,儿子身高一米,儿子前年长 5 厘米,去年长高 6 厘米,问:儿子几年后跟姚明一样高?

答案是:基本不可能。

不分析约束条件、驱动因素,单纯观察数字的变化趋势,假定数字趋势会按某方向以线性速度前行,这是没意义的。

就像我们观察这个小朋友的身高增长一样,不考虑基因遗传、营养、运动等因素,单独看增长数字,容易得出 N 年超越姚明的荒谬结论。

很多股民都有这样的思维,看到一个企业去年增长 20% ,今年增长 30% ,就以成长股定义它,遐想什么时候可以赶上龙头,却忽略了基本面中的约束条件、驱动因素,以及不同公司在商业模式、企业文化上的本质差异。

人与人是不同的,公司与公司是不同的。几年前自诩是乔布斯的企业家,一个还没回国,一个在努力还债。

03

还是儿童身高的例子。

一个儿童的身高是有限的。这个极限是基因、环境、营养、作息与运动共同决定的,现实中的商业犹如生命体一般,也各自存在自己的极限、约束与驱动因素。

一个青少年的身高变化是不能从过去的变化中推导的。如果观察到孩子前年长 5 厘米,去年长 6 厘米,就断言今年会长 5 厘米,这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——这句话可以每年重复一次,则该儿童可以无限长高。

单纯观察过往的数字变化,构想以单向趋势,这对未来结果的解释力度是很弱的。

身高增长更合理的预测方式是,结合上述的多个约束因素 + 年龄,参照统计学上的儿童身高增长模型,但仍要考虑个体差异,同时观察具体作息、饮食、运动数据来调整估计。

回到公司,就是不管规律如何、模型如何,还是要回到公司的产品、管理和文化来讨论。分析奶茶店,就问奶茶好不好喝,客户喜不喜欢,不要在意什么消费升级,不要线性外推增长趋势,而是观察增长背后的东西。

04

回到奶茶店,来看趋势预测的艰难。

假设某镇今年有 2 家奶茶店,预计明年新开 3、4 家,这个趋势影响下,奶茶店的价值从 200 万元贬为 100 万元、乃至 50 万元,这是否一种客观的趋势分析?这种预测是否可靠?

我的看法是,假定这种趋势是存在的,这个预测仍会在在两件事上遭遇挑战。

1、奶茶店增加的趋势存在,但其速率是不知道的,可能超预期,可能低于预期。这意味着,明年可能不是 3、4 家,而是 30、40 家,竞争比想象中更加激烈;又或许,竞争加剧速度慢,明年只新开 1、2 家,要三年后才新开 3、4 家。

2、奶茶店的价值不完全是被竞争决定的,不是对手多价值就必然下降的。即便明年真的新开 3、4 家奶茶店,但你投的奶茶店叫X茶,生意依然供不应求,甚至还提价了;又或者你投的叫X卡司,奶茶店再关一两家,你的生意依然门可罗雀。

由此可见,识别出某一种趋势,假定这种趋势的速度与力度,再以此预测行业变化,最后落脚于某个公司价值会如何提升或下降,这个推演过程是非常困难的。

这就是为什么价值投资总是自下而上进行分析,直接从一个具体的公司下手,分析公司的具体模式、文化,思考其竞争力是什么,要如何才能穿越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。

P.S. 类似观点芒格也讲过,并且他只用两句话就讲完了:

1、趋势未必能够正确地预测终点;

2、未必能够依据群体的平均属性来准确推断个体的特性。

05

比股价趋势交易更高级的,是这些年的赛道股,又或者说是宏观趋势投资

这种做法也存在一些挑战。

我们再来做个有趣的思维实验:

假如我穿越到 2006 年,然后跟 2006 年的自己说,移动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,未来满世界是智能手机,整条街都是App创业者,手机是最好的生意,商机无限,千万不要错过那个最牛的手机股——唯独不能说具体标的。

你猜我会去买什么股票?

我想,最可能是「诺基亚」。

我甚至可以脑补出各种理由,来说明为什么迎接移动互联网时代应该买诺基亚:行业龙头、技术雄厚、专利多、现金足、口碑好、粉丝多,移动互联时代最佳标的——诺基亚,10 年万亿。

这个想法现在看起来很愚蠢,但站在那个时点,这不是很自然的推理么?

最近两年很流行「赛道」一说,大致想法是从宏观出发,找到一个大趋势,再找到趋势下的好赛道,再从好赛道中找到好选手,买入。

这类思维可能在哪里出现问题?

1、宏观分析环节可能会错。识别出一个有变革意义的宏观趋势,还能描绘其演进路径,其实相当困难。赛道分析也可能会出错,当时觉得是好赛道,后来却变成坏赛道,这在一个快速变化中的行业是很常见的。

2、即便宏观分析是对的,趋势分析是对的,赛道分析也是对的,但选手也可能选错。很多时候大家所谓的最佳选手,其实就是指龙头选手,而且是规模龙头。

然而,我们要选的是最懂这个行业的玩家,而不是现在规模最大的玩家。在一个快速变化的行业里,一个行业的顶尖选手很可能不是龙头、龙二,甚至可能还没开始进入赛道(想想 10 多年前的华为、小米)。

因此,我对自上而下的研究方法持有保留态度。

这种方法容易在宏观环节犯错,即便分析对了宏观趋势,也很难准确落地到策略层面(趋势对,人选错)。相反地,价值投资更多是自下而上,先找到那个领域的专家、一流好手,确保这个人是真懂这个行业的,再兼顾谈一点趋势和方向。

所以,如果有投资者凭一两个宏观指标的下行或上行趋势,就认为这个趋势会有决定力量,因而要彻底调转策略方向,我觉得是可以再考虑一下的。

在我看来,如果要否决一个长期持股仓位,更稳妥的否决理由可能是:

公司不善于做这个生意;公司丧失了竞争优势;公司文化遭破坏;管理层不道德;我看不懂这个公司;我有更好的机会。又或者,公司估值太贵了。

  • 逆水行舟

    虽然我是坚定的价值投资者,但关于趋势投资,我还是想补充几句。文中提到这些问题,趋势投资确实都存在,但是它也有自己的长处。 比如说趋势投资比较顺人性,股票涨了才买,然后期望它涨更高,如果趋势走坏,就及时止损等待下次机会,积数次小亏等一次大胜;如果趋势一直保持甚至愈演愈烈,趋势投资者是不会卖的,会一直拿到右侧卖出,从而吃下牛市大部分涨幅,这一点其实也值得价值投资者在卖出止盈时借鉴。 在我看来,直接对比价值投资和趋势投资哪个好,意义不是很大,更关键的是这个策略到底适不适合某个投资者,跟他的投资观、性格匹不匹配,否则就算策略再好,投资者也会感觉拧巴,更难以坚持下去,好策略也发挥不出作用了。 汝之蜜糖,彼之砒霜,找到最适合自己的,就是最好的策略。

    2年前
    79
  • 草履虫

    说到“锚定”,想起了中学物理中的参照系。有了参照系,才知道是否在运动、往哪个方向运动以及运动的快慢。进一步说,现代的定位系统的原理也是要锚定。其实,“锚定”还可以分为线性的锚定、平面的锚定、三维甚至多维锚定。 那么为什么要“锚定”呢?答案是:安全感。只有知道了相对的位置,才能找到方向,没有方向感的世界会带来巨大的恐惧感。 对应到投资,有了温度计这个“锚”,有了有知有行搭建的投资体系,在投资的旅程中“顺藤摸瓜”,一起探索更大的世界,感觉特别“稳妥”,啰嗦了~

    2年前
    13
  • 有理想。

    连公司创始人都可能对公司未来有错误判断,更何况是外人。

    2年前
    9
  • 松鼠大师

    小朋友的身高例子真是举得巧夺天工!

    2年前
    4
  • 桂附地黄丸

    趋势和价值这些名字都是别人起的,我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派,自己要做的就是烧一笔钱,琢磨出自己的东西。

    2年前
    4
  • 时光乄漫步

    老师除了锚定这个逻辑说的还行。后面的对比和案例都不对。老师老师不应该厚此薄彼,锚定不能论证趋势和价值哪个更好,更别说宏观投资了。 如果价值的锚定就是对的,那就不应该出现pe,pb大于1的,你以为pe是20这多余的十六倍是啥?就是趋势就是预测它业绩将来会把它降下。 身高的例子,太刻意,按我的理解,如果你是真的趋势分析你就不会简单得说,会还是不会。因为如果每年涨2厘米,十年年如此,我没理由说第11年就不长了。如果不是年年2厘米,一开始1厘米,第五年5厘米,第十年0.5,那我预测可能不会超过姚明。凭什么说肯定不会。 宏观投资的逻辑也不对,你不能因为宏观会错,就论证宏观投资不好。宏观明明是更可预测,更小风险的投资方式。为啥说看到都是科技,就肯定买诺基亚。首先投诺基亚绝对没问题,其次宏观投资没说只放一个鸡蛋。价值投资不是pe,pb这些所谓价值的指标。 投资不是赌博,买定离手,本来就需要不断迭代宏观和趋势的。

    2年前
    4
  • 拱卒

    价投吃低估到合理,趋势吃合理到高估。价投有低估做保险,趋势有止损位做保险。与其褒贬其短,不如取其所长。比如以价投标准买入,持有,满足价投卖出条件时,不妨在参考下趋势

    2年前
    3
  • $tu.那由他

    “诺基亚”的例子真逗,但是,细思极恐,诺基亚绝对不是特例,也绝对不是唯一! 通过锚点,定义趋势......姚明的例子让我想到了《周期》......物极必反,在某一方向到达极致的时候,是否一定会反转?右侧交易是否胜算更大! 价值投资的价值也不是普通投资者能够计算出来的! 我还是相信经济会持续向上,和定投的微笑曲线!

    2年前
    2
  • 肖菲

    价值投资的思维是:这东西现在就有价值——不在意别人什么看法; 趋势交易的思维是:这东西的价格接下来会涨——猜别人的看法。

    2年前
    2
  • 曹州轩

    以后坚决不碰个股,没那个金刚钻。 只选基金,自我更新的基金(行业、主题),自我造血的基金(主动)。 放下焦虑用心生活

    2年前
    2
划线
取消划线
分享
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