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布斯 2005 年斯坦福演讲:求知若饥,虚心若愚

  • 知行读书会
  • 史蒂夫·乔布斯
  • 7月14日

乔布斯 2005 年斯坦福演讲:求知若饥,虚心若愚

13分20秒 有知有行

乔布斯 2005 年斯坦福演讲:求知若饥,虚心若愚

欢迎来到第 45 周的知行读书会。

上周,我们发布的七月主题是「阳光普照 新启旅程」。

这让人立刻联想到热气腾腾的学校操场,装满了穿着学士服跑来跳去的人,年轻的面孔渐渗出汗滴,头发湿黏,但不妨碍每一双目光都亮到把整个夏季的炎热和慵懒都驱散了。

紧接着,各大院校的毕业典礼演讲开始在网络上流传。虽然穿着学士服的毕业最多也就只能有那么几次,但每到七月,看着传播开来的毕业演讲,我也能跟着再次「灵魂毕业」,检视自己过往一年的成长,然后再次打起精神面对接下来的旅程。

本周,读书会也应季分享一篇 2005 年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。

烈日下,一个中途退学没有拿到毕业证书的人,站在演讲台上致辞毕业生们。乔布斯自己调侃道:「这是我生命中离大学毕业最近的一次」。没有老调重弹的道理和鸡汤,乔布斯只是和大家分享了他人生中的三个小故事。

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——这是乔布斯在演讲最后送给毕业生的话,也值得我们铭记于心。

祝开卷有知。

有知有行 娄娄

一、退学的故事

我在里德学院待了 6 个月就退学了,但之后仍作为旁听生混了 18 个月才最终离开。我为什么要退学呢?

故事要从我出生之前开始说起。

我的生母是一名年轻的未婚妈妈,当时她还是一所大学的在读研究生,于是决定把我送给其他人收养。她坚持我应该被一对念过大学的夫妇收养,所以在我出生的时候,她已经为我被一个律师和他的太太收养做好了所有的准备。但在最后一刻,这对夫妇改了主意,决定收养一个女孩。

候选名单上的另外一对夫妇,也就是我的养父母,在一天午夜接到了一个电话:「有一个不请自来的男婴,你们想收养吗?」他们回答:「当然想。」事后,我的生母才发现我的养母根本就没有从大学毕业,而我的养父甚至连高中都没有毕业,所以她拒绝签署最后的收养文件。直到几个月后,我的养父母保证会把我送到大学,她的态度才有所转变。

17 年之后,我真上了大学。但因为年幼无知,我选择了一所和斯坦福一样昂贵的大学,我的父母都是工人阶级,他们倾其所有资助我的学业。在 6 个月之后,我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这样念下去究竟有什么用。当时,我的人生漫无目标,也不知道大学对我能有什么帮助,为了念书,还花光了父母毕生的积蓄,所以我决定退学。

我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。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非常害怕,但现在回头去看,这是我这一生所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。从我退学那一刻起,我就再也不用去上那些我毫无兴趣的必修课了,我开始旁听那些看来比较有意思的科目。

这件事情做起来一点都不浪漫。因为没有自己的宿舍,我只能睡在朋友房间的地板上;可乐瓶的押金是 5 美分,我把瓶子还回去好用押金买吃的;在每个周日的晚上,我都会步行 7 英里穿越市区,到 Hare Krishna 教堂吃一顿大餐,我喜欢那儿的食物。我跟随好奇心和直觉所做的事情,事后证明大多数都是极其珍贵的经验。

我举一个例子:那个时候,里德学院提供了全美国最好的书法教育。整个校园的每一张海报、每一个抽屉上的标签,都是漂亮的手写体。由于已经退学,不用再去上那些常规的课程,于是我选择了一个书法班,想学学怎么写出一手漂亮字。在这个班上,我学习了各种衬线和无衬线字体,如何改变不同字体组合之间的字间距,以及如何做出漂亮的版式。那是一种科学永远无法捕捉的充满美感、历史感和艺术感的微妙,我发现这太有意思了。

当时,我压根儿没想到这些知识会在我的生命中有什么实际运用价值;但是 10 年之后,当我们设计第一款 Macintosh 电脑的时候,这些东西全派上了用场。我把它们全部设计进了 Mac,这是第一台可以排出好看版式的电脑。如果当时我大学里没有旁听这门课程的话,Mac 就不会提供各种字体和等间距字体。自从微软系统抄袭了 Mac 以后,所有的个人电脑都有了这些东西。

如果我没有退学,我就不会去书法班旁听,而今天的个人电脑大概也就不会有出色的版式功能。当然我在念大学的那会儿,不可能有先见之明,把那些生命中的点点滴滴都串联起来;但 10 年之后再回头看,生命的轨迹变得非常清晰。

再强调一次,你不可能充满预见地将生命的点滴串联起来;只有在你回头看的时候,你才发现这些点点滴滴之间的联系。所以,你要坚信,你现在所经历的将在你未来的生命中串联起来。你不得不相信某些东西,你的直觉、命运、生活、因缘际会……正是这种信仰让我不会失去希望,它让我的人生变得与众不同。

二、爱与失去的故事

我是幸运的,在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爱做什么。在我 20 岁的时候,就和沃兹在我父母的车库里开创了苹果电脑公司。我们勤奋工作,只用了 10 年的时间,苹果电脑就从车库里的两个小伙子扩展到成拥有 4000 名员工、价值达到 20 亿美元的企业。而在此之前的一年,我们刚推出了我们最好的产品 Macintosh 电脑,当时我刚过而立之年。然后,我就被炒了鱿鱼。一个人怎么可以被他所创立的公司解雇呢?这么说吧,随着苹果的成长,我们请了一个原本以为很能干的家伙和我一起管理这家公司。在头一年左右,他干得还不错,但后来,我们对公司未来的前景出现了分歧,于是我们之间出现了矛盾。由于公司的董事会站在他那一边,所以在我 30 岁的时候,就被踢出了局。我失去了一直贯穿在我整个成年生活的重心,打击是毁灭性的。

在头几个月,我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。我觉得我让企业界的前辈们失望了,我失去了传到我手上的指挥棒。我遇到了戴维·帕卡德(惠普的创办人之一)和鲍勃·诺伊斯(英特尔的创办人之一),我向他们道歉,因为我把事情搞砸了。我成了人人皆知的失败者,我甚至想过逃离硅谷。但曙光渐渐出现,我还是喜欢我做过的事情。在苹果电脑公司发生的一切丝毫没有改变我,一点儿都没有。虽然被抛弃了,但我的热忱不改,我决定重新开始。

我当时没有看出来,但事实证明,我被苹果开掉是我这一生所经历过的最棒的事情。成功的沉重被凤凰涅槃的轻盈所代替,每件事情都不再那么确定,我以自由之躯进入了我整个生命当中最有创意的时期。

在接下来的 5 年里,我开创了一家叫做 NeXT 的公司,接着是一家名叫 Pixar 的公司,并和一个名叫劳伦斯的美丽女人开启了恋爱。Pixar 制作了世界上第一部全电脑动画电影《玩具总动员》,现在这家公司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动画制作公司之一。后来经历一系列的事件,苹果买下了 NeXT,于是我又回到了苹果,我们在 NeXT 研发出的技术成了推动苹果复兴的核心动力。我和劳伦斯也拥有了美满的家庭。

我非常肯定,如果没有被苹果炒掉,这一切都不可能在我身上发生。对于病人来说,良药总是苦口。生活有时候就像一块板砖拍向你的脑袋,但不要丧失信心。热爱我所从事的工作,是一直支持我不断前进的唯一理由。你得找出你的最爱,对工作如此,对爱人亦是如此。工作将占据你生命中相当大的一部分,只有从事你认为具有非凡意义的工作,方能给你带来真正的满足感。而从事一份伟大工作的唯一方法,就是去热爱这份工作。如果你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这样一份工作,那么就继续找。不要安于现状,当万事了然于心的时候,你就会知道何时能找到。如同任何伟大的浪漫关系一样,伟大的工作只会在岁月的酝酿中越陈越香。所以,在你终有所获之前,不要停下你寻觅的脚步,不要停下。

三、死亡的故事

在 17 岁的时候,我读过一句格言,好像是:「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成你生命里的最后一天,你将在某一天发现原来一切皆在掌握之中。」这句话从我读到之日起,就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在过去的 33 年里,我每天早晨都对着镜子问自己:「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末日,我还愿意做我今天本来应该做的事吗?」当一连好多天答案都否定的时候,我就知道作出改变的时候到了。

提醒自己行将就木是我在面临人生中的重大抉择时,最为重要的工具。

因为所有的事情——外界的期望、所有的尊荣、对尴尬和失败的惧怕——在面对死亡的时候,都将烟消云散,只留下真正重要的东西。在我所知道的各种办法中,提醒自己即将死去,是避免掉入「畏惧失去」这个陷阱的最好办法。人赤条条地来,赤条条地走,没有理由不听从你内心的呼唤。

大约一年前,我被诊断出癌症。在早晨 7:30 我作了一个检查,扫描结果清楚地显示我的胰脏出现了一个肿瘤,我当时甚至不知道胰脏究竟是什么。医生告诉我,几乎可以确定这是一种不治之症,顶多还能活 3~6 个月。大夫建议我回家,把诸事安排妥当,这是医生对临终病人的标准用语。这意味着你得把你今后 10 年要对你的子女说的话用几个月的时间说完;这意味着你得把一切安排妥当,尽可能减少你的家人在你身后的负担;这意味着向众人告别的时间到了。

我整天都想着诊断结果。那天晚上作了一个切片检查,医生把一个内诊镜从我的喉管伸进去,穿过我的胃进入肠道,将探针伸进胰脏,从肿瘤上取出了几个细胞。我打了镇静剂,但我的太太当时在场,她后来告诉我说,当大夫们从显微镜下观察了细胞组织之后,都哭了起来,因为那是一种非常罕见的、可以通过手术治疗的胰脏癌。我接受了手术,现在已经康复了。

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,我希望在随后的几十年里,都不要有比这一次更接近死亡的经历。在经历了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日子之后,死亡对我来说只是一项有效的判断工具,并且只是一个纯粹的理性概念,我能够更肯定地告诉你们以下事实:没人想死,即使是想去天堂的人,也是希望能活着进去。死亡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终点站,没人能够成为例外。生命就是如此,因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造物,它是生命更迭的媒介,送走耄耋老者,给新生代让路。现在你们还是新生代,但不久的将来你们也将逐渐老去,被送出人生的舞台。很抱歉说得这么戏剧性,但生命就是如此。

你们的时间有限,所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别人的生活里。不要被条条框框束缚,否则你就生活在他人思考的结果里。不要让他人的观点所发出的噪声淹没你内心的声音。最为重要的是,要有遵从你的内心和直觉的勇气,它们可能已知道你其实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,其他事物都是次要的。

在我年轻的时候,有一本非常棒的杂志叫《全球目录》(The Whole Earth Catalog),它被我们那一代人奉为圭臬。这本杂志的创办人是一个叫斯图尔特·布兰德的家伙,他住在 Menlo Park,距离这儿不远。他把这本杂志办得充满诗意。那是在 60 年代末期,个人电脑、桌面发排系统还没有出现,所以出版工具只有打字机、剪刀和宝丽来相机。这本杂志有点像印在纸上的 Google,但那是在 Google 出现的 35 年前,它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,内容都是些非常好用的工具和了不起的见解。

图片来自 www.amazon.com

斯图尔特和他的团队做了几期《全球目录》,快无疾而终的时候,他们出版了最后一期。那是在 70 年代中期,我当时处在你们现在的年龄。在最后一期的封底有一张清晨乡间公路的照片,如果你喜欢搭车冒险旅行的话,经常会碰到的那种小路。在照片下面有一排字: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. 这是他们停刊的告别留言。

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. 我总是以此自诩。现在,在你们毕业开始新生活的时候,我把这句话送给你们。